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 博客 > “我母亲管杨靖宇叫姐夫”

“我母亲管杨靖宇叫姐夫”

支持(1人)  本文已有 821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5年04月01日 文章来源:鸭绿江网

  关于杨靖宇在宽甸的抗日活动,史料上的记载往往只是寥寥数语,比如一份史料上有这样的记载:1936年8月,杨靖宇收编步达远的东北联合抗日救国军为第一军第11独立师,左子元任师长。改编了于万利的抗日武装;当年的9月29日,杨靖宇率部在牛毛坞错草沟伏击日军车队,击毙日军19人,打伤7人,缴获大批物资。收编、改编宽甸的抗日武装,需要对被收编、改编的武装有充分的了解;伏击日军,一定要掌握地形,同时获取敌人活动的情报。

  做到这些,一定要与群众建立良好的关系和联系。关于这一点,记者查阅了资料,未见记载,但杨靖宇事实上一定是做到了。关于这一点,梁敏芝说她可以证明:她七八岁时的一天夜里,杨靖宇带着几个人到了她家,她的母亲叫杨靖宇“姐夫”。

  母亲和杨靖宇“骂架”

  梁敏芝今年86岁,小时,她的家在宽甸八河川酒局子樟木草甸子,现在叫红星一组。母亲梁杨氏后来一讲起和杨靖宇“骂架”的事儿,就忍不住笑。

  那天晚上,几个人突然进了杨家的门,带头那个人对着窗户喊道:“大媳妇、二媳妇,快点灯!”梁敏芝的母亲一听,马上应道:“你妈老巴子成了精,三把两把没按住,顺着窗户眼子凿了个大窟窿。”

  说完,屋里屋外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说是骂架,其实就是用东北嗑彼此戏谑,显得亲近。当时梁敏芝年龄小,不解其意。现在想一下,应该是杨靖宇和母亲处得很熟了,不见外,才这么“骂架”。

  母亲说过,她和杨靖宇有点亲戚关系,她叫杨靖宇“姐夫”。

  这些“大兵”怎么这么好

  听到来了人,梁敏芝姊妹几个没起来,趴在炕上听动静。

  父亲梁云洲和母亲赶紧套上驴磨苞米面,烧火做饭。锅边放着吃的,只听来人中有一个小声说:“不要动老百姓的东西……”

  几个人进了里屋,掏出花生让梁敏芝姊妹吃。梁敏芝心里很纳闷:“这些大兵怎么这么好?”

  “大兵”吃完饭走了后,梁敏芝问母亲:“这些胡子怎么不翻东西?”母亲悄悄说,他们不是胡子,是红军。

  隔壁的三小子跟着红军走了

  杨靖宇第二次来是白天。隔壁老张家的三小子一见红军来了很兴奋,因为他喜欢枪,拿着红军的枪就摆弄个不停,不舍得放下。

  后来他就跟着红军走了。梁敏芝记得,她叫三叔的老张家老三那年19岁,长得白净,挺漂亮。以后,他再没回来。

  半夜,杨靖宇带着人悄悄走了,走时跟梁敏芝的母亲说,不要点灯……

  父亲背着粮食送红军

  父亲背着粮食送红军走,第二天早上才回来。父亲回来时说,把杨靖宇他们送到了红石砬子,杨靖宇带着人顺着山沟走远了。

  过了不长时间,日本人把路修到离梁敏芝家不远的地方。一天,梁敏芝一个姐姐听到汽车响,跑出去看热闹,头一回看见汽车很惊讶,回来就跟梁敏芝说:“妈呀!那玩意像花色棺材……”

  把梁敏芝老人的回忆梳理一下,可以知道,杨靖宇在宽甸与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。老百姓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帮助“红军”,伪满统治下,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,体现出了民族气节。

[编辑:小小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