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 博客 > 我家留在鸭绿江的眼泪

我家留在鸭绿江的眼泪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751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5年04月01日 文章来源:鸭绿江网

  左一为作者母亲

  九十多年前,我母亲郭福英在鸭路江边,和伙伴们玩耍嬉戏,他们向江里撇着石子,胆大的还走进江里,笑着叫着。有时玩高兴了,还会划着木船到了对岸,尽兴后才归。

  后来,这里来了日本人,鸭绿江的上空蒙上了一层灰色。江边,孩子们清脆的欢笑声消失了。

  而更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,日本人经常挥着刀,把一些捆绑着的中国人赶入江中。哭喊者奋力挣扎,就挨了凶狠的一刀。鸭绿江的水被中国人的鲜血染红了‥‥‥

  我老舅郭福祥被强征做了满洲国的“国兵”,到了三江省(今黑龙江省)的浩良河。老舅见这里的黑土地辽阔而肥沃,后来将家迁来了三江省佳木斯的火龙沟(抗日女英雄冷云的故乡)。

  我母亲从此在火龙沟生活了一辈子。魂牵梦绕的故乡,母亲再也没能回去看一眼,儿时在鸭绿江边的欢声笑语,在母亲的心中珍藏了一辈子。

  我外祖父郭胜福还有两个弟弟,三弟跟随全家到了黑龙江,二弟郭胜金留住在宽甸的大黄沟小白菜地。1950年,我的堂舅郭福财,和我的大表哥郭玉坤参加了志愿军。大表哥是汽车兵,一天,他将汽车停在我家北边的路上,来和我母亲告别。

  堂舅和大表哥随部队过了鸭绿江,那一次告别成了诀别,他俩都牺牲在了朝鲜战场上。堂舅郭福财和大表哥郭玉坤的名字,刻在黑龙江佳木斯烈士陵园的纪念碑上‥‥‥

  我母亲已经去世二十多年。而鸭绿江边外祖母的孤坟,是母亲在世时的牵挂。多年前,我外祖父家人曾到丹东寻亲,未果。

  马上要到清明了,我决定带着母亲未了的心愿到丹东寻亲,还有鸭绿江边外祖母的坟冢,不知道还在不在。

  外祖母早逝,撇下六个幼子,我母亲那年三岁。外祖父为了生存,拖儿带女,背井离乡……

  我要到鸭路江边,掬一捧江水,里面应该有我的祖辈的眼泪吧? 孙子钧

[编辑:小小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