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文艺>书籍>正文

鸭绿江网好书推荐:《朝拜乡音》   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1050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6年09月29日 文章来源:吉林日报

  崇尚风物、寄情山水。陶然乡愁,守望田园。常栖唐宋,恨世不古。

  在哲学上,最难斟酌是对错,因此,他常常缄默素处,徘徊彷徨于两难选择。

  “如果你想走近乡愁,找回曾经的自己,就来品读《朝拜乡音》吧!”

  ——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

  “中国乡村文化词典和另一种国学、哲学、美学经卷。

  ——中国十大女词人、书画家林秀

  “遭遇纵欲喧嚣,原生态散文家志多在誓死拯救依稀尚存的泥土清香。”

  ——哲学家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冷述梅

  王志多最新出版的散文(自然文学)《朝拜乡音》,堪称中国首部原生态散文实践,此书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。

  志多是从乡下通过奋斗,才赢得今天的。他的文字,总能让我们找回昔日曾经有的感动、温馨和田园般敦厚、恬淡的气息!读这本散文,凡是60后至80后的人,都会找到情感共鸣的。它的问世,是散文创作界的一件幸事,以原生态情感去创作散文,让散文创作从“文境”“理境”“哲境”“史境”中走出,更从容地走进身边的现实镜像,并把那些被尘埃遮蔽的、不与“时尚”争宠的、自然本初的、却常被“大作家”忽略不记得情感与故事,主观去放大、凸显出来。这样的散文,一扫散文界满眼雷同、陈陈相因的“造作”,展现给读者的是“久违真朴之美”和从不修饰与改变的“内心萌芽绽放的声音”。这是散文大美的回归,是丢掉“宫体腔”“书袋气”后重新走近读者的一次探索,是回到“原点上”反思散文创作,重新把“不掺添加剂的山泉”捧给大饥大渴读者的一次勇敢的尝试,值得击节庆贺!

  志多是个精神品味极高的作家,他十分厌恶现代社会的媚俗与浮华。在裙影婆娑、秋波频传,商贾宴乐、权钱交汇中愤然离去的那个人,一定是他!他恨日月沉沦、人心不古。

  他笃定故乡山水有灵,几多村庄、几多河流、几多树木、几多牲畜,在他的心中化出化入、生死相拥。这时他的情感仿佛“活过”几千年!志多是个矛盾体,他厚古薄今,却又常常要“叛逆规俗”。一切清规戒律,都别想征服他。他更主张“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”,这便铸就他的创作与生活往往与众不同,而他的思想深度与审美个性,便存在于此。志多的笔墨不失对现实的批判精神,甚至批判性,要大于文学的审美性。

  因此他散文的存在,对于社会便多了一双冷峻的眼睛。对故乡的挚爱,对生存环境的关注,对大自然生灵的呵护,己经成为他创作的主体。良知与救赎,浸润于这本散文专著的每一行字里,弥散在每一辑书页的留白处。

  志多的原生态散文创作,更多地体现在对人类对未来的“两难”思考与终极关怀上。这更在体现着一个作家的高度与责任!他创作的万言画评散文《油画里的百年中国》,就是这样一篇极具思想力量的优秀作品!通过独家解读数十幅典经的油画创作,用人本哲学的视角,诠释了百年中国的沧桑历史,提出了文明与贻害的辩证思考,其反观现实的恢弘人文精神,令人动容。它既是一篇文化散文,又是一篇绘画创作上的思想方法论。再一次求证了作家的不凡思想功力。

  “幸福都跑哪儿了?”“真诚都跑哪儿了?”这是今天金钱与物质包裹之下人们的苦若问寻!也是志多这本原生态散文专著不厌其烦的思想咏叹!

  志多认为现代文明基本不重视内在的充实,只知道一味地追逐金钱与物质,起步时的方向错了,无异于缘木求鱼,所以最后只能是空手而归、一败涂地。物质方面虽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,发达程度超越了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,但心灵危机也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比拟的。

  如何走出或减少这样的痛苦与压迫呢?如何告别精力和肉体的透支与疲惫不堪呢?

  读志多的散文,或许能让我们在字里行间,找到救赎自已的答案或启示。因为读他的文章,在带给你具有独家辨识度的艺术审美享受的同时,更让人们收获一份自省:拉出世俗中的自己,并从他的感悟与故事、睿智与独特中,找回哲学中的自已。让自己可以做到在坚持、追求中,把一些浮躁与浊念放下一些,从中让苦难的心灵获得哲慧的解救与“特赦”,还生命一份真实和平易的力量!

  这是作为一位作家的志多,已然让我们看到的向迷茫者所做的心灵救赎与导盲!他的文字背后总能让我们听到另一种至真至朴的声音:执著贪婪的恶欲,是痛苦的首要因素,单靠外界的金钱与物质等条件来让自己获得从一而终的幸福,是不可能的,即便物质财富具备这样的能力,这颗星球也没有那么多可供挥霍的资源。比如金属矿藏、土地、森林、地下淡水等等。所以,人类要想长久地获得幸福,只有调试自己的内心,到内心里去寻找真正能永远陪伴我们走远的幸福!志多认为,要得到这种真正的幸福,首先要有敬畏之心与感恩之心!

  走近志多,让我想到了被称为90年代最后一个乡土哲学散文家刘亮程。他们俩人的自我况味是一致的——从一个村庄转到另一个村庄,最终“逃”到城市。躲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跟一个城里人似的说话、做事和走路。但俩人都知道“我”和他们是两种动物。俩人沉默无语,偶尔在城市的喧嚣中发出一两声牛哞,竟然能惊动周围的人。城里人惊诧了,说他们俩发出了天才的声音。而只有他们俩人知道:那种声音遍布乡村,太平凡了。但发出这种声音的喉咙常被人们一个个地割断了。多少伟大的生命都被人们当成食物吞噬了。工业化与数字化城市对所有珍贵事物的处理方式,无不类似于此。

  志多的言与行无不表达这样的观点:工业化与数字化时代,是一个痛并“快乐”的过程。技术主义和集约化每奏响一次凯歌,都是对农业文明和生产个体的进一步摧残与征服。它可能给整个社会带来富足,但仅此并不等于人性的完善和人类的真正进步。志多与刘亮程、张承志、贾平凹等作家一样,都在用自已个性的文字去对此鸣不平,甚至在为此发出声声呜咽。但这些对现实能有多大的触动与改变吗?谁在情何以堪!

  面对被物质高度过滤的今天,走近志多的散文世界,我们就会重新走进昨天的朴实、清明的人文环境与生活,这是我们十分需要的,更是偏得。暂时告别现实的纷呈,让人性真正的光辉与情感浣洗一下自己落满尘埃的心灵,我们会得到一种超脱感,并让自己更加清楚地提醒自己,什么才是我们应当厮守一辈子的东西!

  是的,手捧志多的散文,品赏之间,让我突然感到他的散文有一种底色与潜台词,时时在扣击着我的胸膛。其实他如幽兰般清雅的妙笔与澄澈沧浪般空灵锐度的表达,是对现代社会带来的贻害、桎梏、困惑,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人文思考与解答!乡村是作家志多思想与情感的发祥地,更是他啸啸海洋的源头。到目前为止,像志多这样的乡土作家,能够如此看重自己的背景、出身、文化的人并不多见了!

  社会的发展变革,迫使中国的广大乡村仍在走向消亡。这是一种失衡吗?那里可是中华文脉的发祥地呀!志多在呐喊:“快来抢救乡村!快来保住她吧!”他常常惴惴不安,睡梦中都伴着惊恐、愤怒与决绝!

  物质与生活条件、产生环境的变化与吐故纳新,谁也阻碍不了,这也是文明进步的标志,只要传统品德与乡村文化精神能够渊源流长,我们就不怕一切物质世界的嬗变。再变,我们也不会迷失方向。再变,我们也会找到“回家”的路!

[编辑:haowei]

  • 鸭绿江网好书推荐:《道德经》

       《道德经》,又称《道德真经》、《老子》、《五千言》、《老子五千文》,是中国古代先秦诸子分家前的一部著作,为其时诸子所共仰,是春秋时期老子(即李耳)所作的哲学著作。   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