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历史>文化遗产>正文

唐代送别诗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1352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6年09月02日 文章来源:吉林日报

  “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”江淹在他著名的《别赋》里概括了各式各样的离愁别恨。确实,古往今来的生离死别也好,短暂分手也罢,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而如果分离中的人恰好有诗人,其灵感之火必然会一触即发,笔者就曾在唐诗里读到了一首又一首的脍炙人口的送别诗。

  鲁迅先生说过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”男子汉大丈夫,纵然是铁石心肠,有时也不免儿女情长,但总地来说女性对离愁别绪的感受要比男性来得更加纤细深刻,如女诗人薛涛在其《送友人》一诗中写道:“水国蒹葭夜有霜,月寒山色共苍苍。谁言千里自今夕,离梦杳如关塞长。”这首诗巧用了《诗经》中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的句子,勾勒出秋夜、秋月、秋霜、秋梦下清冷凄迷的意境,不仅表达了对友人远去、思而不见的怀念,更表达了与友人梦中相逢不易的痛切。

  同样是赠别诗,李白写给孟浩然和写给汪伦的就截然不同,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,这首诗写得很含蓄,一改“李白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的直率,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,景与情的反衬更加传达出诗人对孟浩然的情感像万里长江一样,来自高山之巅,奔向天际之遥,滔滔不绝。

  与李白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一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岑参的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:“轮台东门送君去,去时雪满天山路。山回路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。”这应该是军人的分别情景,理当有慷慨豪壮之气,然而却写得愁肠百结,给人以无穷回味。再看严维的《丹阳送韦参军》一诗:“丹阳郭里送行舟,一别心知两地秋。日晚江南望江北,寒鸦飞尽水悠悠。”这首诗同样写的是送别军人,与岑诗相比,其离愁别绪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“一别心知两地秋”里的“秋”岂止是时令的秋,更是心灵上孤独的秋。

  唐朝有泱泱大国的气度,诗人们大多有着建功立业的理想,这种情感必然会在赠别诗中得到表现,我们从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《于易水送人》中就能一见端倪:“此地别燕丹,壮士发冲冠。昔时人已没,今日水犹寒。”这首诗并没有具体叙述朋友别离的情景,而我们却完全可以从诗的内容里想象出那种“慷慨倚长剑,高歌一送君”的激昂壮别场景,也可以想见那所送的定是肝胆侠义、铮铮铁骨之人。此诗题为送人,却纯粹是在抒怀咏志。可以说是开了唐诗送别诗的先河。初唐四杰中的王勃的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一诗又是另一种意境了:“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。与君离别意,同是宦游人。海内存知已,天涯若比邻。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襟。”此诗一扫送别场面常有的那种忧愁伤感的基调,而以清朗的情调、阔大的境界、朴素的语言来倾诉友情,与友人互勉互励,表现了诗人旷达的襟怀和豪迈的气度。

  晚唐诗人温庭筠的《送人东归》这样写道:“荒戌落黄叶,浩然离故关。高风汉阳渡,初日郢门山。江上几人在,天涯孤棹还。何当重相见,樽酒慰离颜。”此诗写的是离人远行,却浩然有志,涵秋意而不悲,抒情而无忧,于无限阔远的意境中流泻出诗人待友的一片深情。清人沈德潜在《唐诗别裁集》中赞誉此诗为“起调最高”的送别诗。

  高适的《别董大》一诗充满了豪迈自信: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?”此诗一扫王维《送元二使安西》的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低沉压抑,与高适在《别韦参军》中仿王勃诗而写的“丈夫不作儿女别,临歧涕泪沾衣巾”的豪迈格调完全一致,全诗情意真挚,表现的离别挚情十分慷慨,于慰藉中充满了信心和力量,笔调浑朴豪健。借用沈德潜语,也可以称为“收调最高”之作,或者说是豪迈慷慨、象征男子汉送别的压卷之作。

[编辑:haowei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