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文艺>收藏>正文

情迷北国松花石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1828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5年11月26日 文章来源:丹东新闻网

  松花石又名松花玉,产于东北长白山区,属海相泥质沉积岩。是数亿年前海相运动过程中,由海底的淤积细泥,经过沉积、覆盖、压制等物理过程形成的一种坚硬的石灰岩。在形成过程中,吸收了沉淀的矿物质,呈现出红、黄、紫、绿等颜色。其色泽丰富,质地细腻,为制砚极佳材料。清朝时被制成砚台专供于宫廷,还曾被康熙封为“御砚”。

  提起丹东奇石,一般人会想到黄蜡石,其实,还有一种奇石,也是历史悠久,且为北方独有,它就是松花石。

  松花石,以其独特的形态、色泽和质地,曾作为清朝皇家御用砚,备受推崇。近年来,随着收藏者的增多,逐渐成为爱石人的新宠。

  但对于60岁的藏石者刘金秀而言,松花石不是新朋:“丈夫老家的山上就有,开始藏石后,我就捡到过”。却也不是旧知:“认识到它的奇、它的美,还是在重新发现之后”。

  一眼爱上松花石

  走入刘金秀的家中,仿佛置身于一个浓缩的奇石世界,书房、客厅、卧室摆满了形状各异的松花石,有的像山峦,有的如船舶,有的似大龟,或典雅秀丽,或气韵雄浑,让人感叹自然之鬼斧神工。

  这些松花石呈深绿、嫩绿、紫绿、紫红等色泽,常在绿色中间杂黄、白等刷丝纹,有的石面上还有核桃纹、木纹等纹理。“这是因为产地的不同,咱宽甸一带的松花石就是暗红色的。”刘金秀说。

  她的藏品中,有一方特别的松花石,呈现双头乌龟造型。“你看,这两个凸起是头部,这个棱角是尾巴,头部和身体中间正好有红白双色渐变,显得更加立体、形象。”刘金秀介绍道。“这只石龟形象生动,大而完整,色泽也很难得。”

  提起与松花石的结缘,刘金秀说:第一次见到就爱上了它。

  退休前,她在太平湾居住,爱好伺候花草,2005年搬到丹东后,她在朋友的影响下爱上藏石,开始时搜集鸭绿江石,后来在石友家见到了松花石。刚看到堆积如小山的原石,感觉不太起眼,不过朋友捡起一块石头,经过一番清理,奇迹出现了,那块石头就在她眼皮底下露出了青绿色的“真容”:原色绿而纯正,色泽鲜艳,中间纹理稠密有序、层次分明。

  从此她就迷上了松花石,业余采石、藏石已有近十年。

  纵然苦累乐在其中

  与其它奇石相比,松花石显得颇有个性,因为它历经潜藏,原石挖出后,外层裹有一层厚厚的风化泥土层,看不到里面,需要经手工粉刷、打磨,把沉积物去除,才能看到内里的色泽、形状。

  松花原石的开剥,如同“赌石”。从得到“母胎”到得见真容,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。

  “找到的石头要先放在水里泡,等到外层湿软了再用刷子小心地刷,避免碰坏了一个棱角。”刘金秀尽享其妙。

  这是个功夫活儿,原石表面大多凹凸不平,遇到沟壑,要用小锯条深入进去,有些经刷子刷过的松花石,不能完全清除缝中的尘土,还要经过喷沙处理,将原石表面的泥土和风化层刷掉。

  经过细致耐心地“洗刷”,再用清水将石头冲洗一遍,配上底座,一方自然奇石,就变身为艺术品,她特别补充道:“造型出来之后,还要细细地看,寻找意趣。”

  不同于第一眼的惊艳,松花石的美丽,是赏石者手、眼、心的共同发掘。乍露的一角,会勾起对于整体的想象,继而生出更加强烈的探索欲望;而进一步的显露,又常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。

  别种“赌石”或有伤身之弊,此种“赌石”却是绝对的怡情养性。刘金秀笑着说,刷石头经常是废寝忘食,这期间,感受到一种难言其妙的心灵牵系。

  跋山涉水收获快乐

  与别的藏家不同,刘金秀的奇石大多是自己跋山涉水搜集的,自从迷上藏石,原来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改了许多。虽是花甲之年,但她精神矍铄。常常在山里寻觅奇石,让她在爬山的时候也如履平地。

  开始收藏松花石之后,刘金秀认识了一批好姐妹,都是松花石的爱好者,平时一起采石、藏石,互相交流,在人生夕阳中收获快乐。

  认识的石友多了,除了在宽甸采石,她们还常去本溪、辽阳等省内各地寻找石头,每次出行都像旅游一样,大伙儿穿着运动装,一路说说笑笑。

  松花石一般深埋于山中,每次采集,确定大体位置后,进行挖掘要费上一番工夫,这群女流之辈,干起活来毫不含糊,最厉害的一次,挖坑就挖了一米多深。

  “走的时候漂漂亮亮的,回来时每个人都像泥猴似的,但包里都是满满的战利品,别提多开心了。”刘金秀笑着说。

  生活中,采石、藏石是她放松身心的主要方式。闲来无事,她喜欢赏玩每方奇石,欣赏的过程,也是与奇石之间的对话。她感叹道:“看着它,就觉得心灵沉静、愉悦,这就是自然的魅力。”

  因为热爱,她也希望能让更多爱石人认识松花石,欣赏它的美,并爱上它给人们带来的平和与沉静。  

[编辑:gengyao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