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历史>文化遗产>正文

丹东话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2300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4年03月13日 文章来源:鸭绿江网

  丹东话是胶辽官话的一种,属于盖桓片。胶辽官话的发音特点就是:古清音入声字今读上声,多半分尖团(胶东几乎都分,辽东仅长海一点分),介音多省略,r统读作y,并且 sh,zh,chx,j,q的界限与普通话不同。

  概述

  一般人对丹东话的了解并不多。但与丹东话相近的知名方言----大连话,却为很多人所熟知。网上可以找到大连话音频下载,可供学习,参考之用。丹东市区话与大连市区话较接近,比营口、宽甸、盖州、桓仁话更有味道,与大连与庄河、普兰店、长海、东港同属登连片,但口音与这些地方相比较淡,亦可看做是登连片与盖桓片的过渡区域。

  区域分布

  丹东市区话真正的使用区域:丹东市区,宽甸,黑龙江省虎林市。注意,凤城虽属丹东境内,但使用东北官话。丹东话就是这样一种话。

  一般人对丹东话的了解并不多。但与丹东话相近的知名方言----大连话,却为很多人所熟知。网上可以找到大连话音频下载,可供学习,参考之用。大连人常因自己独特的大连方言而自豪,而实际上,这些土语大多是胶辽官话所共有的,如把这几个字,读成(同东北官话)。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汇如土语词”()硌痒”(讨厌),等,则是为辽东半岛及东北所共有的。而把非常彪说成血彪,才是地道的大连话。实际上,丹东市区话和大连市区话的区别较大,丹东话与营口、宽甸、盖州、桓仁同属于胶辽官话下盖桓片,而与大连(登连片下大岫小片)和庄河、普兰店、长海、东港(登连片下烟威小片),有本质区别。

  群众基础

  丹东市区话真正的使用区域:丹东市区,宽甸,黑龙江省虎林市。(虎林人大多是丹东早年迁过去的) 丹东话的使用广泛度:平日生活中(买菜等场合),只要是本地人,总是说丹东话。与外地人交谈(问路等普通场合)一般说丹东话。在会议等较正式场合,私下里交谈一般用丹东话,上台演讲,接待来宾时用普通话。在校园里,学生平日间交谈一般用丹东话,老师讲课基本都用普通话,下课就说丹东话,也有的老师资历较老,无须普通话资格证,可随意使用丹东话。上课回答问题时,丹东话、普通话均可,不过有上级领导听课时,老师、学生一般都改用普通话。父母教孩子说话时,在2-3岁以前,教孩子认字时用普通话,训斥时用丹东话。孩子略大以后,一般失去耐心,全部用丹东话。另外,有少数家庭,父母均为军人出身,可做到坚持在家里使用普通话,一般此种家庭的孩子能保持使用普通话。_ueditor_page_break_tag_

  发音

  丹东人说话时舌头比较大,很多翘舌音转为平舌音(主要为满语影响,跟朝鲜语影响也可能有关系),而几乎所有的平舌音都与大连话是相反的,例如:上超市sang cao shi /shang chao si,是shi /si,初中教师cu zong jiao shi / chu zong jiao si,等等(顺序为 丹/),丹东主要是无韵母时翘舌,大连相反。这种很难理解的矛盾,清楚地体现了盖桓片与登连片发音的脱节。东港方言转为平舌的音更多,无韵母字一部分也平舌,听起来舌头更大,看似丹东话的变种,但并非如此,平翘舌问题并不影响其与大连话的亲属关系。

  1.声调:一般市区丹东话同普通话一样,共有四个声调,大体上只把普通话的阴平转为降调,(接近去声,调值412,南京、天津均有类似音)。另外,开头提到胶辽官话的主要特点是古清音入声字今读上声,丹东话中体现出来就是:说sǔo,哭,吃chǐ,不,出,桌zǔo,发,客,国gǔo,割gǎ(对照东北官话可以发现,这些字几乎都读为阳平,这是区分 胶辽/东北/北京官话的有效方法)。登连片大部分地区,阳平声调也有转变,古全浊声母字转为去声(42/53),古次浊声母字转为阳平。发音较为存古的地区,如东港、普兰店等,仅有三个声调,阳平消失。胶辽官话的入派三声特点是古清音入声字今读上声,古次浊入声字今读去声,古全浊入声字今读阳平。其中,全浊归阳平是胶辽、冀鲁、中原、东北官话的共性特征,次浊归去是胶辽、冀鲁、东北官话的共性特征,而只有清入归上才是胶辽官话的特点,也是辨别是否为胶辽官话使用者的方法。这个问题是辽宁地区方言的重点问题。其实一个词即可辨别:抹布读作mā bumá bu为东北官话,读作mǎ bu为胶辽官话。就连地域相接,关系紧密的丹东与凤城,都明显有此差异。

  2.声母:除平翘舌外,没什么特殊变化,只有些懒音化,w读如v(唇齿近音),送气清音有时气流不明显。另有一平翘舌变化现象,翘舌字儿化以后声母变平舌,如事shì,事儿sèr,保证了音节头尾不一致。另外丹东话中的翘舌音sh并非普通话卷舌音?,而是舌叶音[∫]

  3.韵母:一般无圆唇音。凡bopomofo音节均读为bepemefe。仍然有懒音化,ai读单元音ε

  另外,胶辽官话登连片还有一个共性特征:古蟹止三臻四摄合口一三等韵的端系字一般无[u-]介音,即:在dt等辅音后,大多uan变为anui变为ei,如腿短”těidǎn。丹东虽处盖桓片,口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此强大趋势影响。

  人称代词:丹东话中虽然有这个词,但并不总是用作为第一人称代词。平时说到自己仍用,但在直接用做所有格时,要换用。比如:我家---俺家 ,我爸---俺爸,我的书---我的书。而复数我们则全换成俺们。这与东北、胶东方言均有区别。在同等条件下换成,读做něn(靠近大连处过渡到nǎn)另外,字的读音,各地存在着差异。山东的主要读作ngǎn,保住了古汉语声母,而辽东由于受到北京和东北官话的强大包围压制,改读成了ǎn

  再说说丹东话形成的历史。丹东话的地域性差异较强,体现了丹东作为两种官话分界区的特点。仔细听可以发现,四道桥话”“于家沟话”(偏北)等与三马路话”“站前话”(偏南)有一定区别。三马路的习用方言,如与气”(舒服)与赖人”(恶心人)噶实”(舍得)等,含有不少外来词汇,因为三马路外来人口较多。而北部老城区的长辈们则多是第一批/第二批山东移民的后裔,习用的古老土语较多,如感来”(可是)等连接副词。另有相当一部分则是从辽西,辽北迁过来的,他们带来了正宗辽宁腔”(属于东北官话),正是东北官话与胶辽官话的融合,才产生了丹东话。(东北腔+山东腔=“海蛎子味”)“辽宁腔”(主要是沈阳话或辽西话)使丹东话很多日常用语发生了走音,比如不知道,已向辽西腔的bu ri dao靠拢,被弱化成一个轻的通音。_ueditor_page_break_tag_

  对其他胶辽官话区的人们来说,丹东话比较好懂,而其他南、北方方言区人听胶辽官话则很费劲,丹东话稍为接近普通话,但仍不容易理解。一是因为,胶辽官话本身很多音韵有偏差,二是因为,在实际交谈中,不少非重读音被简化省略了,如不知道--r(不道”),床上--cuáng hang(轻声),干什么--hén么,凳子--dèng de,看着点--kàn de diar,桌子上--zǔo de hang等等。(此时h几乎不发音)而且后音为零声母或h、轻d时,可大量发生连音,更加难懂。

  很多人对丹东话存在着误解,以为东港话就是丹东话,更有甚者,以为孤山话就是丹东话。 试借举一例孤山话:

  叶儿个下了一天地雨,今儿个好不拥儿一放点儿晴,俺逮去六当六当,逮家憋死了! 逮完尚侯儿饭,俺就曲去了,一曲门儿就看着胡路倍他们了。 俺问:南刚航?” 他雪:摸事,六当!”

  俺再没吊个他们,各个儿走了。贼帮吊儿,摸事就瞎屈六!

  快到光合儿地时候,来了云彩了,天开始盒了,不大写儿就摸盒摸盒地了,啊赶紧往家跑,赶蓝么居意,卡倒了,造了俺一身米,觉还崴了。俺好不用一固用到家,今儿个真点背! 俺么上过几天学,写地不好,样大伙儿笑混了!

  译文:

  昨个下了一天的雨,今儿个好不容易放点儿晴,俺得去溜达溜达,在家憋死了! 吃完晌午饭,俺就出去了,一出门儿就看着胡萝卜他们了。 俺问:你们干啥?” 他说:没事,溜达!”

  俺再没搭理他们,自个儿走了。这帮吊儿,没事就瞎出溜!

  快到晚上的时候,来了云彩了,天开始黑了,不大些儿就漆黑漆黑地了,俺赶紧往家跑,但是没注意,摔倒了,弄了俺一身泥,脚还崴了。俺好不容易蠕动到家,今儿个真倒霉! 俺没上过几天学,写的不好,让大伙儿笑话了!

  这些土语词汇实际上是混用各地方言而成,如摸盒摸盒地”(漆黑漆黑的),是东港习用词汇,卡倒了”(摔倒了)是东北习用词汇,吊个”(理睬)是辽东半岛习用词汇,六当”(溜达)“赶蓝” (但是)为丹东习用词汇,屈六”(出溜)是庄河式发音。当然,丹东人完全可以听懂这些话。 下面举些整理后的例子:

  小学语文老师:同学们,请跟我一起念,黑(hēi),黑(hēi),黑(hě)板的黑(hēi)

  同桌的男女同学。女:我真让(yàng)你磕(kē)了,我写作业呢,你别(bài)老来搁勒(gē lou)我。男:你极(jì)好个彪(biāo)了,那么点儿作业还没写完。女:看你那个特勒(tē lē)样儿,谁家小小(xiǎoxiǎor)像你那么能得瑟(dè sou),鼻涕嘎子(gē de)都出来了!”男:看你个卡乎(kǎ hu)样,谁家小姑娘(guī ning)也没有你赖色(lǎi sai)!”

 

[编辑:匿名用户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