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历史>轶闻传说>正文

长白县鸡冠砬子的传说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1689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5年09月24日 文章来源:长白山日报

  在长白县十四道沟镇有个村子叫鸡冠砬子村,村子后面有一座奇秀山峰,玲珑古怪,层峦叠嶂,参差不齐的齿形山头一字排开,活像个鸡冠子。

  传说,长白山顶上有个龙潭,鸭绿江水就是从龙潭里淌出来的。长白山有条老龙岗支脉,伸展到四百里开外的鸭绿江边,靠着江沿凸起一座座重重叠叠、高高矮矮的半圆形立陡立陡的大砬子,好像一个缸瓮似的,当地人们给他起了个名叫瓮圈。

  瓮圈砬子根底下,有一圈一马平川,一把攥出油来的黑土好地。这块儿群峰叠翠,古树参天,彩霞飘飘,百鸟齐鸣,山上长满了人参、奇花异草;老林子里,到处是东跑西窜的珍禽走兽。有些穷人听说这是一块宝地,都奔到瓮圈来落了脚,慢慢这个地方就变成了一个小村庄。庄里人挖参打猎,织布种田,日子过得都很美好。

  有一年,瓮圈遭了一场大灾难,这场灾难是由一条大长虫精惹起来的。

  瓮圈砬子顶上有个石头平台,那上面长棵六品叶的大棒槌,顶着一团红彤彤的参籽儿,东摇西晃,非常招人喜爱。人们常常望见这颗参,突然变成一个穿着红袄绿裤子,头插红花,梳了两个小抓髻的参姑娘,在砬子顶上这里跑那里耍。村里人都想去挖这棵宝参。

  谁料,不知从哪钻出一条三丈多长水桶般粗的大长虫,时刻护着这棵棒槌,谁也不敢靠前。这条大长虫吐出舌信儿,舔着参秸,吃着参籽儿,天长日久,咂足了人参宝浆,饱尝着雨露,吸收了日月精华,修炼成一条头长红冠,身披黑麟的大长虫精。

  有一年夏天,这条大长虫精腾云驾雾,兴妖作怪。张开大嘴,叼着老龙岗一座山头,从天上扔下来。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击起层层浪花,正好落在鸭绿江心,把江水堵住了。这下可把庄里人坑苦了,大水冲得乡亲们叫苦连天,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丧身丢命。打那以后,瓮圈砬子底下那块好地,就变成了浪涛滚滚的江流了。

  庄里人没有让长虫精吓倒,没向大水屈服。有几个石匠,背起钻子,扛起大锤,游到江心,立志把江心砬子打通凿穿,保护瓮圈大片良田。这些石匠,不管刮风下雨,不怕冰冻严寒,白天黑夜地凿呀,打呀,虎口震裂不歇手,干粮吃完不下山,一气凿了八、九年,还是没凿通。

  有一年夏天,长白山龙潭里的龙王三太子,觉得呆在龙潭中烦躁,偷偷跑出龙潭,一个猛子扎进鸭绿江,摇头摆尾地向下游玩耍着。游到瓮圈见一座石砬子拦腰把大江堵住了,一些石匠站在砬子上“叮当”地凿山。龙王三太子摇身变成一个眉目清秀,端庄雅致的小伙子,走到石匠面前问道:“石匠师傅你们凿这石砬子干什么?”石匠们把大长虫精兴妖作怪,淹没良田的灾难,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龙王三太子一听气坏了!它大吼一声,现出原形,立刻变成一条金龙,腾云驾雾飞到瓮圈砬子上空,冲着长虫精破口大骂:“大胆的长虫精,竟敢兴妖作怪糟蹋黎民百姓,是何道理?”大长虫精立刻驾云升天,张开血盆大口说:“天南海北,各霸一方,井水不犯河水,与你有何相干?”一声长啸,喷出一股黑烟,霎时飞沙走石,劈头盖脸朝龙王三太子打来。龙王三太子把龙口一张,“呼隆隆”几声巨响,吐出龙珠,变成几千个火球,滚滚向长虫精烧去。长虫精见势不妙慌忙逃走,一头扎进鸭绿江水底。龙王三太子紧跟追进水底,你抓我咬,你闪我斗,把江水搅得乌黑翻滚,像开了锅。在水中交战一个多小时,长虫精终于筋疲力尽,让龙王三太子活活给咬死了。

  龙王三太子除了这个祸害,游上水面。为了拯救苦难的乡亲们,龙口一张,喷出龙珠,变成千万颗金光四射的火球朝砬子飞去,只听霹雳一声巨响,把江心那座砬子炸开了一个大豁口。打那以后,鸭绿江水又从砬子豁口哗哗地流淌下去……

  至今鸭绿江边,还剩下一些高矮不齐的砬子尖,那是当年龙王三太子龙珠炸,尾巴扫,留下来的遗迹。那些砬子活像鸡冠子。庄里人们为了感激龙王三太子,愤恨大长虫精,把这些砬子头,起名叫“鸡冠砬子”。从古至今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[编辑:haowei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