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文艺>收藏>正文

长白出石 迷悬亘古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788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6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:吉林日报

  对于出生自8亿年前的松花石,一万年不算久。

  在上下五千年写就的文明史册中,松花石亦不争朝夕。

  从努尔哈赤自长白山发迹,到溥仪在临江市大栗子镇发布伪满洲国皇帝的“退位诏书”,这方静默的石头,用奇特的砚语,写就一部大清王朝从兴起、昌盛到消亡的史册,划就一个神秘的圆圈。

  究竟,何为松花石?何为松花砚?

  满清历代皇帝把长白山视为发祥地,奉为神明。当来自“龙兴之地”长白山的松花石,被雕琢成砚台后,便享有特殊的恩宠。康熙特意成立专司衙门从事松花砚的设计、雕制和保管,同时将松花砚赐封为“御砚”,御题砚铭“寿古而质润,色绿而声清。起墨益毫,故其宝也。”在康熙亲撰《松花石砚制砚说》上,详细记述松花石的传奇经历。

  有人对此一无所知。多少艺术文物,因其初始的价廉物美而使用者、知之者众多。而以松花石所作的松花砚,在砚中属稀有品种,却长年隐姓埋名。据统计,目前流落在民间的宫廷松花砚不足百方,绝大多数为溥仪逃出故宫的时候带出去的。另有200多方松花砚流入日本收藏界,多为日本在侵华时期掠走的。

  也有有心人,始终心系这方“无上神品”、“平生珍秘”。2010年5月16日,一方康熙朝的御制松花石龙马砚在北京国际饭店拍出了425.6万元的高价。在台北故宫博物院,它被誉为“品埒端歙”,皆因清朝盛期出产的松花石砚为清代皇室的御用文房砚台珍品,其设计之繁、用工之深、石材之佳、砚式之别致、装饰之考究等远超其他名砚。

  如今,松花砚早已淡出了人们的生活,在收藏界也是一个颇为奇妙的收藏冷门。松花砚从发展、鼎盛、衰退到销声匿迹的演变过程,堪称“昔之藏歌盖舞,比日干霄。繁华几代,零落一朝”。

  但,越是玄秘,人们越想寻找。

  松花石砚,作为国礼,被赏赐给暹罗、琉球、朝鲜、安南等国使臣。同时也是皇帝笼络、驾驭、鼓励、鞭策朝廷大臣的恩物。史载,有幸得到松花石或松花砚的受赏者,无不以之为“光耀门楣,可作传家”。松花石,对之而言,不仅意味着格外眷宠,也是可传子孙的福荫。

  曾经的历史使命与政治理念,也许只是松花石诸多魅力的一部分。松花石与长白山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及独特的文化神韵,其石质触感的细腻温润、色彩的丰富纯净、纹理的多样独特和存世数量的稀少,使松花砚成为一种物华的恩赐,可独善其身,亦可普度众生。

  自古以来,砚石的材质特性与文人的德操有着奇妙的寄寓。砚台的内敛与峭拔、坚硬与温润、工艺上的匠心雕琢与自然天成,均与文人的德行相映照。苏易简作文房四谱言:“四宝砚为首,笔墨纸皆可随时而取,惟砚得一佳者,如我终身之良友也。”

  而在当今的收藏市场,松花石与松花砚台因其身世的曲折玄秘,过去并不广为人知,其价值洼地一望便知。从沉蕴千年到一鸣惊人,从无人知晓到一砚难求,已是松花石于江渚之上见惯的秋月春风。未必随尘土,依旧蕴琼瑶,如今,这一不可再生资源在我省始终进行着保护性开发。松花石及松花砚的魅力终将再现光芒,名砚起舞,前景可期。

[编辑:haowei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