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当前位置:鸭绿江网>历史>轶闻传说>正文

本溪:“狗儿汤”与努尔哈赤的传奇

支持(0人)  本文已有 946 人次浏览

发表日期:2016年02月15日 文章来源:本溪网

  从沈阳去本溪水洞旅游,在接近目的地时,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岔路,也有一个不太明显的路引——往温泉寺。东北三省只有一处,以寺院名。温泉寺西距本溪市区39公里,坐落于太子河弯曲的山峦处,那儿曾经大名鼎鼎,极具传奇色彩。

  大半个世纪前,日本人侵占东北时,修筑了本溪到田师傅(煤矿)的铁路,铁路不算长,但从温泉寺经过。于是,这里设置了一个小站,就叫“温泉寺”,车站保留至今,面貌仍一如当年。尽管是享受了近代交通工具,二十一世纪的温泉寺仍旧在眷恋曾经的过去。《满文老档》记录着温泉寺当初的气派——1626年农历7月23日,一列官船沿太子河溯流而上,在温泉寺靠了岸。三千护卫军鸦雀无声,目光聚焦在船上。一位身材魁伟的老人缓缓上岸,虽是面带倦容,但举手投足间,仍不乏王者之气。军士一阵欢呼:“罕王!罕王!罕王! ”这个人就是后来被尊为清太祖的大汗努尔哈赤。

  “狗儿汤”因狗而得名

  温泉寺在清朝之所以香火不断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狗儿汤。那时候,人们只知“狗儿汤”,而不知道那里还有个“温泉寺”。如今,温泉寺的香火虽然已经远不如前,但依旧算得上是本溪著名的疗养和旅游胜地,到底还是因为那儿有个“狗儿汤”。

  明朝时候,温泉寺这个地方归属于清河城管辖,故有清河温泉之称。明末,一个叫广慧的和尚在这里建庙,因毗邻温泉,庙后有山,所以称汤山寺。当年努尔哈赤在辽东开创基业,先打下抚顺城,又南下攻陷了“辽东十堡”之一的清河堡。那阵子,努尔哈赤的心情格外地好,除了跟明朝打仗攻城略地外,一有闲暇,他就外出狩猎。后来进了北京的后代子孙们动不动就“秋狝木兰”,很可能就是他这位祖宗的遗传。传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年青时,经常带着他的爱犬到这一带狩猎,后来爱犬浑身生满疥癞,百般治疗,均不见效。忽有一日,爱犬不见了,努尔哈赤急忙派人四处寻找,后来发现爱犬卧在沟儿汤的热泉之中泡痒。几天之后,爱犬身上竟然皮毛一新,努尔哈赤非常高兴,当即就将沟儿汤命名为“狗儿汤”。后来,每有征战的空闲,罕王就来这儿沐浴休息,汤山寺也改叫温泉寺,成了一代创业者的疗养胜地。

  今天到温泉寺,你已经找不到当年的“狗儿汤”了。当地人讲,原来的“狗儿汤”就是个天然的热水坑,如今在坑池的原址上修起了一座二层小楼,三个钛金大字“狗儿汤”赫然在目。至于温泉寺,因为年久失修屡遭劫难,已经没了书上记载的恢弘气势,连山门都倒在乱草里面了。不过寺院的后山有一棵大松树,高有30米,三个人才能合抱,虬枝蔓展,倒真像一条龙在飞腾。

  老罕王被袁崇焕“打”到“狗儿汤”

  1625年,已经成了东北王的努尔哈赤在温泉寺休养时突然决定,把都城从辽阳迁到盛京。转过年来,他决定攻打兴城,当时叫宁远,他很想拔掉大明朝在关外的最后一颗牙齿。在宁远,八旗军队碰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——袁崇焕。一生战无不胜的努尔哈赤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。照理,他不该失败。从军力对比来说,兴城守军只有1万,而八旗兵却有13万,以多打少,如牛刀杀鸡;再者明军号令不一,袁崇焕孤城自保,没有接应,而八旗兵令出一人,只要前线需要,盛京援军指日可到;从双方统帅看,袁崇焕只是一个会做八股写诗的文人,没打过仗,而努尔哈赤自25岁起兵,身经百战,战无不胜。如此一边倒的形势,却跟努尔哈赤开了一个玩笑。

  大年刚过,努尔哈赤开始攻城。袁崇焕手持佩刀,自刺皮肉,用自己的鲜血写成血书,号召军民积极保卫宁远,由是,明军的抵抗异常凶猛。特别是明军用葡萄牙制的红夷大炮猛轰八旗军,致使他们伤亡惨重。 24日攻城不下,25日后金兵又猛攻不下,26日又一番猛攻。后金兵们不明白了,过去一打就跑的明军士兵,突然英勇无比了,不管你如何冲击,宁远城岿然不动。

  血战三日,努尔哈赤损兵折将,不得不退兵。兴城的失败,努尔哈赤虽然并没有像有些书记载的那样被炮火击伤,但他在心理上确实是受了“重伤”,整日悒悒。为什么?因为他建州领袖一生不败的神话被打破了。

  兵退盛京后没有几天,努尔哈赤又亲率大军,征蒙古喀尔喀,5月回师。虽有斩获,努尔哈赤还是郁闷。他总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在比自己儿子还要小的袁崇焕手里。当然焦灼老罕王心的还有另外一件无法向外人宣示的事情,那就是接班人的问题。

  到了7月,盛京的天气燥热起来。努尔哈赤终于挺不住了,他的后背生了毒疮。尽管背后的伤口越烂越大,但老罕王还是坚持亲领政事。此时的努尔哈赤,因为年事渐高,变得心事重重。知子莫若父。几个贝勒虎视眈眈盯着汗位,明争暗斗,他看在眼里,痛在心上,他不想自己花尽一生心血打下来的基业四分五裂。终于有一天在朝上,他恼怒了,吐出一口鲜血,后背伤口迸裂,脓血透衣,不省人事。萨满医师忙前忙后的好一阵才把老罕王救醒。

  努尔哈赤必须安心静养了。去哪儿呢?有人建议他回赫图阿拉,在赫图阿拉,努尔哈赤从来就没生过病。可大汗怕离得太远,一旦盛京局势有变无法掌控。思来想去,努尔哈赤想起了他的“狗儿汤”。就这样,他来到了温泉寺。

  “狗儿汤”再立神功

  罕王出行,不想张扬都不行,为了安全,派了3000兵士前来警卫,儿子一个不带,几个妃子都想随行,为了治病的努尔哈赤,执意把她们都留在盛京。他有一个侥幸的心理,当年随自己打猎的狗,一身癞疮都能泡好,自己的毒疮也应该有救。

  到了温泉,努尔哈赤开始了泡浴和散步的生活。每天在心腹的陪同下泡浴两次,然后沿着山间的路缓缓而行。当年他泡浴的地方,不再是露天场所,已被装修成精致的行宫浴室。条件好了,但洗浴的时候,努尔哈赤却找不到当年那种畅快淋漓的感受了。他人躺在温泉池里,心还在盛京的大政殿。接班人的问题确实让这位老英雄伤透了脑筋,那苦痛不次于背疽的痛楚。

  “狗儿汤”果然神奇,努尔哈赤每日在汤泉泡上两个时辰,几天下来,伤病居然有了起色,先是背后的伤口不再往外流浓水,脸色也渐渐红晕起来,与下船时判若两人。努尔哈赤祷告上天:“扶助和保佑我吧!”

[编辑:gengyao]

版权所有:辽宁炎黄子孙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12534